您当前所在位置: 池州 九华山 > 走进九华山 > 人文历史

清代九华山佛教

发布时间: 2019-02-14 10:59 信息来源: 阅读次数: 3603
【字体:

 

清代佛教政策继承明代。清帝王虽然对喇嘛教十分推崇,但对汉地佛教也极力崇信。世祖顺治曾召玉琳国师到京说法,并命选僧15OO人从其受戒,以表示对汉族地区佛教的扶持。其次,圣祖康熙出巡常住名山巨刹,并赋诗题字、撰制碑文,以示对佛教的兴趣浓厚。
康熙四十三年 (1704),朝廷派包衣昂邦赫奕、内侍李环、太仆寺少卿格尔芬到九华山进香,赐银三百两。次年又赐御书九华圣境。四十八年(1709)再次派内务府广储司员外郎乌尔胡到九华山进香,并赐银百两。乾隆三十一年 (1766),乾隆帝赐御书芬陀普教,并遣钦差普福(江宁布政使)朝山进香。
地方官府也对九华山佛教以大力支持。清初,九华山戒坛乏人,安徽巡抚(曾任池州知府)喻成龙亲往浮山(安徽枞阳县境内),三请兴斧和尚来九华,始获提倡宗风,敷演戒律
由于官绅和信徒的捐助,清中叶全山新建和扩建了众多寺宇,化城寺拥有72所寮房,其中一些寮房又自称禅林禅院,后相继分衍出园寺、百岁宫、东崖寺等丛林,寺僧达三四千人之多。周在《九华山志·化城寺僧寮图记》中写道:天下佛寺之盛,千僧极矣。乃九华化城寺,当承平时,寺僧且三、四千人。寺不能容,则分东西两序;又不能容,各分十余寮至六、七十寮之多。于是各立门户香火之盛甲于天下
清咸丰三年至同治二年(1853~1863),太平军与清军激战于九华山一带,加之太平军的反佛行为,大多数寺宇毁于战乱之中,化城寺周围仅剩1O余所寮房。但佛教主刹化城寺住持,传至步云禅师已309代。据2007年发现的步云禅师墓志铭记载,步云禅师于道光十八年(1838)圆寂,足见禅宗在九华山的传承十分悠久。
此后,清廷陆续用30多年时间恢复九华山佛教。光绪年间,朝廷向九华山甘露寺、百岁宫等寺3次颁赐《龙藏》各一部。绅商及信徒也竞相捐输。光绪十五年至十七年(18891891)贵池信士刘含芳经手募缘修建化城寺的钱币即达16300余缗(1缗为古币一千文)。当时修复的寺院20余座,并兴建了一些茅蓬、精舍。至清末九华全山有寺庙达15O余座,其中有名的新寺是旃檀林、九莲庵、天然庵、天池庵、华云庵、吉祥寺、心安寺、松树庵、西竺庵等。园寺、甘露寺、东崖寺、百岁宫四大丛林开始形成。
清末,九华山佛教对外扩展交流已发生,或依托本山本寺积累的资本,在外地建寺院或购买不动产(如庄田);或依托本山本僧的名气威望,兼任他地寺院住持,如智妙等。
清代九华山佛教以禅宗为盛,其中临济、曹洞二宗相峙,以临济宗占优势。康熙六年(1667)临济名僧玉琳(通)国师朝礼九华,传教说法,受他的影响,其高徒宗衍建的上禅堂,洞安建的甘露庵(甘露寺的前称)均先后成为丛林。明末清初,临济僧人古涧从普陀山来九华,住莲花洞数十年,倡导农禅,皈依者日众,遂成丛林。咸同年间(185l1875)百岁宫住持僧宝悟同江南诸寺的宝初、宝月、宝印等被禅门称为临济四宝。清《高僧传》称他们是弘演化道一时宗匠。清末,江南禅门五老之一的清(冶开)、近代高僧虚云等各传禅道于九华,一时宗风大盛。
曹洞一系,入清以来在九华山渐有崛起。释明雪(瑞白)住持聚龙庵,是清初有名的宗师,为曹洞宗云门系第二十八世。光绪年间,园寺住持大根是曹洞宗有名的禅宿。其后,释宽慈、宽扬等相继整肃禅规,继续保持临济宗、曹洞法的状况。百岁宫从释明雪起,演二十八字,自成一系,发展为曹洞宗的另一分支。至清末、民国初住持僧月朗被尊为第四十一世传人。
清代九华山僧人中能诗工书者有杜多、敬简、力堂、心静、尘空、了然、神驹等。名僧有洞安、明雪、兴斧、隆山、圣传、月霞、宝悟、大根等。
主办单位:九华山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承办单位:九华山风景区信息办公室
旅游投诉咨询电话:0566-2831288 紧急救援电话:0566-2821769
网站标识码:3417000043  皖ICP备06004574号  皖公网安备 34179002000010号